这个晚上决心躲避喧哗的,只有金葵一人。和方圆分手后她乘公共汽车去了她在北京的第一个家,也就是她和高纯共同生活过的那间车库。做粉条的那家人好像早被工商取缔,车库又空成了他们当年初到时的模样,三个连排大门都挂上了房东的铁锁,只有靠修车地沟那边的一扇小门用铁丝纠缠。金葵很轻易地拧开铁丝从小门进入,月光把天窗镀成一个个长方形的亮块投在地上,车库的每个角落因此都可迎接视线,让金葵得以轻易认出她和高纯之间那堵隔墙的位置,两边的铺位也还旧痕依然。她在高纯曾经睡过的地方席地坐下水泥的凉气也夹带了一丝隐约的亲切。高纯床头的墙上还残留着他们当初贴上的图片彩页,有舞林大会比赛中明星的姿采,还有一些舞者不知姓甚名谁。那些图片在他们走后早已支离破碎,却让此时的记忆色彩斑斓。金葵揭下其中的一页残片,轻轻吹去上面的浮灰,浮灰在夜里呈现出银色的雾状,像如烟的往事飘散元痕。

  最先在金葵眼前呈现出来的往事就是舞蹈。她看见在车库的空地上,两个年轻的舞者把清晨的阳光渐渐跳暖。她从未看到过如此完美的"冰火之恋",肢体的优美与技巧的精湛,全都化做无可代替的情感语言。

  君君是最后一个上的场。

  戏曲演出中最后一个上场的角儿,叫大轴!十强决战最后的大轴,是一个舞蹈。

  此前的每次比赛,总会有评委揪住音准问题向君君发难。今晚一赛,将有九人止步,一人向前,因此任何明显的缺陷都将被当场示众。所以君君放弃了唱歌,选择了跳舞。

  舞蹈是石泳找了个老师临时编的,老师考虑到君君的舞蹈基础和身材条件,动作编排已经尽量简单,配搭的音乐也避免了大起大落,省得技巧不足撑不起激荡的情感。君君很尽力了,跳得中规中矩,最后一转稍有翘起,但结束的亮相还算莞尔。作为一名非专业的舞者,料想评委也不会像音准问题那样横加刁难,加上台下"粉丝"们卖力地鼓噪,部分评委果然给出了高分。君君在亮分前回答主持人的提问也处理得很好,尽管这些提问全都经过事前安排,可一旦稍有紧张还是可能出现失误。主持人先说他知道君君是商贸大学的一名学生,请问你是学的什么专业?君君说学的商贸英语。主持人说哇,这专业太棒了,学英语专业的人今后有可能成为一名国际歌手,你期待吗?君君说不,我参加美丽天使的比赛是被这个比赛所追求的善良、纯洁、和谐、忘我的主题吸引。另外,比赛可以锻炼我的性格。因为我从小就是个内向的女孩,而我所学的专业需要外向的能力,这个比赛可以训练我的这种能力。我的理想还是回到学校去,去完成我的学业。主持人说听说你对报名参赛原来非常胆怯,但你的家人坚定地支持你参加比赛磨练自我?君君说对,我爸爸妈妈非常希望我能成为敢于竞争,敢于接受挑战的坚强的人,

  他们为了改变我的性格,为了我能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成长,拿出了他们一生辛苦劳动的全部积蓄,并且为我选择了美丽天使这样一个寄托高尚理想的比赛。现在,我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我成功了!无论我能否继续晋级,但我能够站在今天的舞台上,说明我已经是个能够承担荣誉也承受失败的坚强的女孩了。希望我的爸爸妈妈,特别是我身患重病的妈妈,能够为我骄傲!话一至此,主持人马上宣布:李君君的父母都是最典型的草根百姓,君君的父亲是个汽车司机,母亲长年患病,但他们一生的心愿,就是让他们的独生女儿拥有一颗坚强善良,像天使一样的心。今天,李君君的爸爸妈妈也来到我们的比赛现场为女儿助威,我们请摄像师把镜头转给他们……君君的爸爸妈妈,你们要对你们的女儿说句话吗?要给你们的女儿一些鼓励吗?请君君的爸爸先说吧……

  摄像机转向了李师傅,李师傅立即成为全场的焦点,他有点紧张,紧张让他显得格外憨厚。他说:"女儿,你是好样的,爸爸一生的希望,就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美丽的天使,爸爸永远支持你!"这句话让李师傅真的激动起来,眼圈不禁红了。君君的眼圈也红了。主持人把话筒移向母亲,"君君妈妈也说几句话吧。"

  李师傅的妻子气虚力弱,由李师傅扶着抖抖站起,头一句话哑在喉咙里,让全场观众为之动容。

  "君君……妈妈全指望你了,妈妈的病可以不治了,只要你能有出息,只要你能好,妈妈死也高兴……"

  君君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了,涕零有声,梨花带雨:放心,我会努力的,我会成功的…

  主持人也说了安慰母亲和激励选手的话,进一步鼓动场外的观众通过网络和手机短信积极投票。场内的粉丝团借势摇旗呐喊,观众席上也给出掌声,评委们个个面目庄重,对这一幕亲情互动的段落做出感动的日子应。也许台上的君君真的被父母感动了,但在感动中她还是注意听到了主持人宣布网上投票的通道已经关闭,最终的票数即将产生!

  除了君君之外,也许只有石泳和李师傅知道此前到底有多少个被包下的网吧和手机短信群发器在快速地敲击着李君君的名字,拉动着赛场内大屏幕上得票的数字强劲地滚动,大屏幕的滚动随着时急时缓的鼓声莫然而止,最终定格的数字被主持人大声报出:"十六万三千五百三十五票!"君君随即喜极而泣,因为另一位主持人已经在恭喜她了,恭喜她成功晋级,当之无愧地成为北方赛区美丽天使的胜者,将代表所有参赛选手参加在南海市举办的全国决赛。

  全场掌声响起,"粉丝"尖声欢呼,李师傅也兴奋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李师傅的妻子似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面目还在惊怔之中。

  退至后台的君君已经顾不得接受工作人员礼貌的祝贺,也顾不得安慰因她而败,因败而泣的其他选手,她脸上的泪痕把粉色的脂粉和黛色的眼线完全冲溃,整个面目混沌不清。化妆师抢上来急急补妆,妆后的君君复原了笑容。舞台上的音乐重又奏响,迎接她在全场的呼喊声中再次登台•

  这是狂欢的时代,整个世界就像一个秀场,喧哗此起彼伏。每个年轻的心都在这一场场PK中为之躁动!那些能够让孤独、怀念、冥想和忏悔得到安顿的境界,已经所剩元几。所以金葵非常庆幸,这间车库还原样不动地留着,就像一幢古迹似的幸存于原处。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间空旷的车库里已经坐了多久,看着框满月色的窗形在地上慢慢飘移。她想她该离开这里了,她和高纯,和他们的这个家,总有一别。她离开时没有特意留下旧地重游的痕迹,她把车库一侧的小门轻轻掩上,重新拧好门扣上的铁丝。四周静得连风都停住了,只有半轮冷月无声地为她送行,头上的月光照亮了通往街衡的短巷,照不见她脸上无色的泪珠。

  美丽天使的比赛也在这一时刻进入了华丽的尾声,参赛的"美丽天使"鱼贯登台,君君已经从胜利的激动中平息下来,脸上重新挂出天真无邪的规定神态。每个年轻的脸上都沐浴着侯光灯的缤纷,台下的欢呼与台上主持人的煽情交相争宠,比赛在热烈的乐章中胜利落幕。谁能不说这是皆大欢喜的完美结局,主办者与选手与观众与广告商各得其所,共同赛季靠着这个娱乐盛世的热闹繁荣。